我们都应该在自理能力无虞时,把每日沐浴当成呼吸一样的理所当然时,早一点想想,要如何让老后的沐浴需求,不会成为一种难得的享受?
来协助妈妈洗澡的人,决定她老后的生命品质
「老妈,来洗澎澎啰」。
「呒要,昨天阿娣才帮我洗过。」
阿娣是母亲的外籍看护,已经「弃职潜逃」三天,这表示,母亲至少四天没有洗澡了。这几天,母亲搬出很多理由,拒绝女儿帮她洗澡,譬如「天气冷,没有流汗」、「阿娣才帮我洗过」、「我自己会洗」。
我又好气、又好笑的看着老妈,怎幺感觉好像母女位置互调了,我变成老妈在催着「小女儿」去洗澡,而「小女儿」正想着各种理由耍赖闪躲。
其实我知道,母亲闪躲背后的真正原因是:害羞与尊严。害羞要让女儿看光光,还要让女儿「上下其手」。更重要的是,原本「为母则强」的地位瞬间逆转,母亲的尊严要暂时放下了。
我了解母亲说不出口的理由,但是考量到她的行动与移位能力都已经相当衰弱,自理的结果将会是在浴室摔断骨头。这一天,我也抬出各种理由,终于让母亲「大姑娘上花轿」,头一回让女儿服侍进了浴室。
在氤氲的雾气中,我童年的记忆却逐渐清晰了起来。我想起坐在那个粗糙大铝盆里的黄昏,母亲一面帮我打满肥皂,一面用轻柔的语气,教我要特别洗抹腋下、腹股沟、私处、脚趾缝。
我是这样一点一滴地从母亲那裏学会独立自理生活的能力,现在她的独立自理能力,正一点一滴地退化了,换我拿起肥皂,用她曾经教我的手法,把我的童年与她的老年,一起搓出柔细的泡泡。
来协助妈妈洗澡的人,决定她老后的生命品质
想想文学里很少在洗澡下笔,就算有,主角也是「小鲜肉们」。譬如《红楼梦》第31回,有一段叙述丫鬟伺候宝玉少爷洗澡的情节。「……洗完了,进去瞧瞧,地下的水淹着床腿子,连蓆子上都汪着水,也不知是怎幺洗的,笑了几天……」
大家都想看宝玉少爷与丫鬟笑闹玩水的情境,谁会想去了解宝玉的祖母:贾母洗澡的细节。但是文学里看不到,现实里还没经历到,很多关于老后沐浴需求的重要性,就不会意识到。这一天,我在帮母亲沐浴的过程中,有不少重要的体认。

体认1:世人都该早点想想,老后谁来帮你洗澎澎?
我常认为,世人若能早一点意识到,自己终究会变老变弱,是否能够早一点变得更谦卑、更柔软、更有同理心。
不要以为有钱聘僱外籍看护,就能高枕无忧。有没有考虑到,外看会返乡、会逃逸,前者的空窗期通常会有一个月,后者的空窗期至少三个月。如果平时是倚赖居服员,也不能保证始终是一对一的熟面孔。
空窗期间,如果不想临时让一位陌生的看护,与你在浴室里「坦诚相见」,有没有儿孙可以暂时代劳?这时请不要再期待老伴上阵。因为当自己需要协助时,老伴通常也是自顾不暇,甚至已经天年了。
如果你是女性,可能带你去洗澎澎的,会是女儿或媳妇;如果你是男性,可能就是儿子或女婿了。
如果有儿无女,有没有善待媳妇?如果有女无儿,有没有尊重女婿?不要等到有洗澎澎的需求时,再来弥补关係,可能就会太迟了。
来协助妈妈洗澡的人,决定她老后的生命品质
体认2:长照的真正挑战,是从洗澡、换尿布开始
外子常笑我前世应该是军人,因为常常是三分钟战斗澡。当我也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,第一次带老妈进浴室,从帮她宽衣解带开始,就发现到,「单兵」必须立刻修正处置。
因为当我要帮母亲脱掉套头上衣时,突发觉得我似乎正面对一只「树懒」。原来对我们来说,举高双手这幺简单的一个动作,老人却只能用慢速完成,如果想要快手快脚,可能会害老人受伤。
还有我们在淋浴时,就能轻易的从头洗到脚。但是不少女性长辈,年轻时不习惯用莲蓬头直接「灌顶」,当老后弯不下腰、低不了头时,洗澡就要分两阶段进行。
也就是在浴室洗身体,推着轮椅到美容院洗头,譬如我的老妈,这些都会增加老后生活照顾的难度。什幺是长照的挑战?我认为,还没有进入到需要协助洗澡、换尿布的程度,长照的挑战都不算真正开始。若能早一点帮老人洗澡,就能早一点正视自己未来的长照挑战。

来协助洗澡的人,才是决定生命品质的人
荷兰居家照护界第一大的Buurtzorg公司,团队里有七成是护理人员。Buurtzorg的照护模式,相当重视沐浴。因为帮老人「洗香香」,居服员不仅能与老人亲密互动,也能贴近观察到老人的身体变化。
譬如老人身上如果出现不明瘀青,而且是在不易被碰撞到的腹、背、或大腿内侧时,有医护训练背景的居服员,就会提高警觉,协助进一步寻求医疗谘询,因此更容易能「制敌机先」。
而且老人在沐浴期间,可能出现呼吸、心跳、血压等生命徵兆的变化。
像我就发现,在浴室里的母亲,呼吸声音会变大。对我们来说,水温热一点或冷一点,只是影响体感的舒适度,但是对于老人来说,却可能是攸关生命安全。
来协助妈妈洗澡的人,决定她老后的生命品质
耳闻有些家庭会称呼居家服务员为「来帮阿公/阿嬷洗澡的人」,显然缺少了应有的尊重。其实大家都要早点意识到,那位老后来协助洗澎澎的人,可能才是决定生命品质的人。
体认4:沐浴条件,应及早未雨绸缪
阿娣逃逸,我亲自上阵帮老妈洗澡,这才注意到,浴室里的那张塑胶矮凳,不适合老人使用。还好问题不大,只要换一张较高的「浴室专用椅」就好。
但是2016年间,有一则新闻标题是:《请背我妈上楼洗澡,孝女求百名暖男伸援手》。一对住在竹东,相依为命的母女,驼背瘦弱的女儿,无力揹负不良于行的老母亲上二楼洗澡,只好每隔一段时间就拦路求人。
我们有没有早点评估目前的浴室条件,能否应付变老变弱的晚年?我们有没有早一点评估,如果卧床不起,连移位到浴室都无能为力时,该怎幺办?

体认5:长照「菜单」上的洗澡价格,越弱会越贵
在长照「新菜单」中,协助沐浴的给付价格是290元,协助沐浴及洗头的给付价格是325元。如果长期卧床,无力移位到浴间,需要出动「到宅沐浴服务车」的话,每一趟的给付价格为1,500元。
在「长照需要等级」所给予的「给付额度」内,会按身分别获得补助。低收入户全额补助,中低收入户补助95%,一般户补助84%。但是若超过给付额度的话,就要用上述的价目水準,全额自费请居服员到府提供服务。
据闻某间养老院的收费标準有两种,较贵的收费,每天有专人协助洗澡;较便宜的收费,每周洗澡两次。决定收费高低的关键,不是伙食内容,而是协助洗澡的频率。
也就是说,当老后无力自己来,而要仰赖照服员的话,每一次洗香香时,流出去的不只是洗澡水,还有响叮噹的银钱。
当我们母女俩都在浴室完成彼此的人生初体验后,扶着老母亲回到客厅,看到她神清气爽的满足表情,我真心的认为,我们都应该在自理能力无虞时,把每日沐浴当成呼吸一样的理所当然时,早一点想想,要如何让老后的沐浴需求,不会成为一种难得的享受?
来协助妈妈洗澡的人,决定她老后的生命品质
爱长照编辑团队,最实用的养生保健、心情支持、疾病知识和社会资源彙整,我们是与照顾者站在一起的专业团队,别忘了-「银髮照顾,就找爱长照」! 由此去>>  爱长照粉丝专页、  爱长照平台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